Good Luck To You!
欢迎光临本站!

网站首页 正文

当博物馆有了动物代言人

admin 2020-04-08 142 ℃ 0 评论

  屠岸曾用“生正逢时”来回顾自己的一生,他说,“在我的头上,有阳光,也有阴霾。回顾自己的一生,我想起吴祖光写的这四个字:‘生正逢时’。生活经历如此丰富,岂不是生正逢时?”(完)

  原标题:千人送别诗人屠岸: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

  高尔基说过:文学就是人学。的确,脱离了人,文学还能表现什么呢?失去塑造人、表现人、思考人这一艺术目标,文学将不成其为文学。当然,如何塑造人、表现人,传统小说和现代小说相去甚远。福斯特将传统小说中的人物分为扁平人物和圆形人物两类,从不同的层面强调了文本对人物形象、思想、情感刻画的重要性。与这种对人物的工笔细描不同,现代小说更多的是对人物塑造的写意和抽象。现代小说中的人物大都不再具有“典型性”,他们成了一些抽象的符号、意念和象征,作家更多地展开对人物内在心理、意识和精神结构的探索。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现代小说对人物塑造更易于拓展人性表现的深度,丰富人性表现的可能性,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小说艺术更多的可能性与自由度。

  明明的《零度诱惑》(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17年版)正是这样一部直抵人性深处的优秀长篇小说,成功地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拟像时代的符码——猎女。文本极富都市时尚气息,豪宅、名车、名品服饰、化妆品……几乎所有最为前沿的时尚元素都囊括其中。然而,与那些肤浅的现代都市小说截然不同,《零度诱惑》中每一个时尚元素的抛光面都折射出对人性的思考,尤其对“猎女”形象的塑造及其反思,聚焦式地浓缩了一个时代,也放大、抽象了一个时代。

  2018年,巴西国家博物馆遭遇大火,被烧掉的藏品中包括美洲最早的人类头骨。火灾后3天内上传到维基百科的藏品照片,是之前的十几倍。

  人类的活动创造了历史,也不断把曾经留下的痕迹抹去毁灭。数字化技术成了与后者相对抗的关键工具,阻止文化遗产遗址“从人类记忆中被彻底删除”。来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比尔基大学的学者艾哈迈德·登克尔,在一篇文章中讨论了重建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可行性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
Tags:当博物馆有了动物代言人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